从考古真实到生活美学

 源流工作组

 

“源流运动”发起于对一场文化活动的畅想,最终演变成“如何把考古所得的知识体验带入日常生活、把古典美好与现代社会有机结合”的讨论。但这样的提议听起来总会令人蹙眉:一个风吹日晒和paper不辍的学科,要怎么让人获得生活美学?

▲杨贵妃教鹦鹉图,内蒙古赤峰宝山2号辽墓壁画

 


一、考古与艺术

考古与美的天然联系,也许可以从1764年温克尔曼发表的著作《古代艺术史》说起。14世纪开始的文艺复兴中,人们渴望从中世纪神学压迫下解放,才逐渐发现人类不是生来如此,世界并非只有几千年,在遥远的希腊罗马时代就拥有过辉煌的艺术成就,于是开始花费大量时间收集、研究古代雕塑和建筑。

 

▲古希腊雕塑《拉奥孔》,约创作于公元前一世纪


      在欣赏古典艺术的同时,大多数学者仅通过年代确定的文献、场景来为个别艺术品断代。温克尔曼则留意有年代作品的形制特点,归纳不同的风格特征,首次将古典雕塑分为相继的四个类型,并讨论了影响其发展的因素,他被认为是“古典考古学之父”和“艺术史奠基人”。
      此后的考古学,逐渐走出古典文献的局限,对象、视野与方法不断丰富,研究内容也从美学扩展到物品用途、物质文化演变、历史发展,最终成为一门根据人类活动遗留下来的实物来研究古代历史与社会的学科。
      一切文化遗产都凝聚了前人的思想、生活趣味,并因不能复制的岁月感和人类怀旧本能而愈加美好。如果拂去“风吹日晒”和“著书立说”这些表象,考古“能全面接触、深入理解这些美好”的特质就显现出来。就在考古不遗余力建构着3D版古代历史与社会时,作为交叉学科的美术考古自20世纪初期茁壮成长起来,也许可以看做不忘初心,或难舍难分。

 

 

二、设计到生活

当考古不断深陷于过去的美好时,人类的现世审美却遭遇到挑战。
      18、19世纪的工业革命,带来了经济发展、时代进步,但大量粗糙的机械化产品,也替代了纤细美感的手工制品。对矫饰风格的厌恶,对大工业化的恐惧,成为这个时期知识分子的普遍心态。英国艺术家、社会思想家约翰·拉斯金(John Ruskin)呼吁艺术家关注生活,工业与设计结合,现代设计的概念由此诞生。几乎同样身份的威廉·莫里斯(William Morris)成立了美术装饰公司,立志生产既美观又实用的艺术品,改变社会趣味。
      但工业化的潮流不可逆转,艺术与设计遂背负拯救审美创伤的使命联手走入生活。
      当今热门的文化产业,是现代社会进入后工业形态下的产物,它是一个复杂的艺术、商业和技术实践的混合物。文化产品克服了艺术品的独一无二性,但被要求平衡手工复制与机器复制,兼顾艺术性和效率性,如此才能获得最大的效益。在这样的努力下,从前因单一被膜拜的艺术品,变成了可以被大众接触和体验的产品。经过不断的碰撞磨合,设计终于被有效地组织到了经济发展与社会生活中。
然而,这场对审美的挑战似乎远远没有完结。

 

三、蓦然回首

在西方社会发生这样巨变的时候,中国几乎遗世独立。而东西方文明不可避免地发生碰撞后,我们被裹挟着奔跑了一百多年,现代生活确实有些像模像样了。但,欧美文化的大量涌入,让我们跑得有些迷茫。带有中国传统文化风格的审美意向、艺术创造,在何处?有多重要?如何生存发展?
      与此同时,考古人正在山水与文献的世外桃源里,帮历史去发现,每一块它遗忘的砖瓦,每一张遗失的画作,每片它曾凝视的场景,每个它细小的幽默。所有材料、工艺、形制、纹样、用途的变迁,其后隐藏的是人类的思想轨迹和生活经验。当我们穿梭在古代世界与现代社会之间,常常为古今交流的缺乏而感到惋惜。
      反观东邻,日本在二战后从西方文化冲击中苏醒,设计师们反思什么是“日本的”,并引发出一场以民众生活为基础、发展日本原创产品为目标的民艺运动,力求重新树立日本文化的独立性,其成就有目共睹。正如身为无印良品艺术总监的原研哉所说:“也许未来就在面前,但当我们转身,一样会看见悠久的历史为我们积累了雄厚的资源。只有能够在这两者之间从容的穿行,才能够真正具有创造力。”

▲日本民艺馆

 

四、沉静而活泼的道路

有鉴以上,静立在燕园西北隅的考古文博学院,发起了“源流运动”(wellspringchn)这个“考古·艺术·设计”交流平台。谁说人文学科是无用之学?考镜源流、以故为新,笔耕象牙塔是学术的根基,而让社会了解我们到底有多么优秀的文化遗产、怎样利用这些文化遗产,同样是学者的责任。在这个交叉学科呼声日高、自媒体蓬勃发展的时代,我们背靠着千万年时空积攒的大宝藏,面对世间的沧海横流,决定迈出一步做些尝试。

▲莫奈的油画《亚嘉杜的罂粟花田》与北岛的诗《走吧》

 

我们将翻越考古、博物馆、艺术史、美术考古、现代设计、文化创意产业等学科,寻求如何把考古所见的真实重新融入现代生活的美学之中。在这条跋山涉水的道路上,不须疾行,慢下脚步欣赏沿途风景,结识志同道合的朋友,从学术的公信力和艺术的吸引力入手,严谨而欢脱地分享古代,精细而大胆地沟通古今,相信理想的未来也会逐渐清晰。

平台尚属草创,工作组策划了数个理想的栏目,今后会逐步摸索增益,恳请大家谅解初期不甚给力的更新速度,陪伴我们缓缓前行。平台将以原创为主,也会努力转载符合源流宗旨的优秀文章。欢迎大家回复问题和建议、留下其他关心的内容,我们将尽己所能搭好这个交流的小天地。它不仅仅属于学院,更属于一切想联结过去与未来,希望传统审美重归日常的人们。至于文章开头提到的那场文化活动,是“不失活泼”的最好证明,请大家期待,10月下旬。

 

 

源流工作组

2015年9月23日